聊城资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历史知识»

杨天石:帝制的终结

作者:杨天石出版社:岳麓书社作者介绍:著名近代史学者、大陆蒋介石日记研究第一人、中国社科院杨天石教授。杨天石,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南京大学民国史研究中心客座教授、中国现代文化学会常务副……

专题: 孙中山与黄兴 历史上的兰陵王妃是谁 世界杯历史数据 倾听历史的诉说 

作者:杨天石

出版社:岳麓书社

作者介绍:

著名近代史学者、大陆蒋介石日记研究第一人、中国社科院杨天石教授。杨天石,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南京大学民国史研究中心客座教授、中国现代文化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共党史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史学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及《中国哲学》编委、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专家委员会委员。

内容简介及评论:

来源:《文史参考》,节选自《帝制的终结》

孙中山由体制内改革转向体制外革命

鸦片战争以后,列强入侵,清政府对外妥协,不惜割地赔款以求苟安,中国人民不断掀起各种形式的斗争,以各种努力,外抗列强,内谋改革,但是,完全意义上的民族、民主革命则自孙中山始。他的思想,经历了从体制内改革到体制外革命的发展过程。

异域中成长的爱国者

孙中山,幼名帝象,号日新,稍长后取名文,号逸仙,1866年11月12日(同治五年十月六日)出生于广东省香山县(今中山市)翠亨村的一所狭小的泥砖屋里。翠亨村邻近澳门,背山临海,仅有六七十户人家。孙文有一兄,名孙眉(1854-1915年),字德彰,一姐,名妙茜(1863-1955年)。由于孙文在日本从事革命时曾化名中山樵,辛亥革命后遂被通称为孙中山。

孙中山的祖上世代务农,父亲孙达成(1813-1888年)原是贫苦农民,当过鞋匠,做过更夫。孙中山6岁时即参加劳动,打柴、养猪、放牛。9岁才入村塾读书,所以他后来自述:"生而贫","某也,农家子也,生于畎亩,早知稼穑之艰难"。

孙中山的哥哥孙眉原在地主家作长工,后来到太平洋上夏威夷王国的檀香山垦荒。在当地,孙眉开办牧场、商店,逐渐发展成为华侨企业家。1879年(光绪五年),孙中山十三岁,随母亲离乡到檀香山。在当地,孙中山先入英国基督教圣公会主办的意奥兰尼学校学习英文。早在1850年(道光三十年),法国就将民主制度带进夏威夷,王国开始出现议会制度。因此,孙中山能在学校里比较多地接受新思想。十六岁时,孙中山毕业,改入岛上的最高学府奥阿厚书院就读。这所学校为美国教会所办,比意奥兰尼学校解放,孙中山能系统地接受西方政治和自然科学教育,逐渐形成新的世界观。孙中山痛感,檀香山的教育和国内迥然不同。课余,他常向同校的中国同学倾诉衷曲,立志"改良祖国,拯救同群"。后来孙中山回忆这一段经历时,自称"当时所怀,一若必使我国人皆免苦难,皆享福乐而后快者。" 1883年,孙中山因企图受洗,加入基督教,被孙眉责令回国。

境内外的两重天地

孙中山归国途中,先到香港,再搭船回乡。途经中国关卡,亲身体验官吏的刁难和勒索,使他倍感中国和檀香山间的差异。回到翠亨村,孙中山因与村塾同学陆皓东毁坏北极庙神像,不能为世俗所容,到香港拔萃书室读书。其间,与同学谈太平天国史迹,常以洪秀全第二自命。年底,加入基督教。次年三月,转学中央书院。1886年(光绪十二年),进入广州博济医院学医,在同学中结识三合会会员郑士良。次年,转入香港西医书院学习。孙眉听说弟弟毁坏神像及加入基督教,命其返檀,加以责打。孙中山不仅不服,反而将孙眉书房里的关帝神像扔进厕所,毅然重返香港。在香港期间,孙中山见到当地市街秩序整齐,建筑宏美,社会进步,与故乡情形迥异,自念两地相距仅五十余里,何以成为两个世界?

1892年,孙中山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先后在澳门、广州两地行医。他医术精湛,名噪一时,有一年的收入竟高达万元之多。但是,他总觉得,医术救人,所救有限,世上最大的权力是政治,政治既可以为"大善",也可以为"大恶",中国人的苦难均源于"不良之政治",因此,决心弃医从政,改"医人"为"医国","改革中国之恶政治","锄去此恶劣政府"。

1885年中法战争失败后,孙中山萌发"倾覆清廷"的念头。1893年(光绪十九年)冬初,他在广州城南广雅书局南园的抗风轩召集会议,商议成立一个以"驱除鞑虏,恢复华夏"为宗旨的团体。不过,参加者很少,仅有陆皓东、郑士良、尤列、程奎光、程璧光等人。当时没有确定名称。后来有学者认为应将之视为兴中会的发轫。

这一时期的孙中山,还处于革命或改良的犹豫之中。1893年底,孙中山回到翠亨村,将他长期深思所得写成上李鸿章信稿,企图劝说统治者走自行改革的路。函中反对洋务派的"船坚炮利"的富强纲领,主张学习欧洲各国"富强之本",提出"人能尽其材,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等四项主张,要求改革教育和人材选拔制度,发展农业,采用机器生产,保护商业并开通国内市场。

孙中山表示,愿出国考察农业,特别强调:"天下之事,不患不能行,而患无行之人;方今中国之不强,固患于能行之人少,而尤患于不知之人多",实际上提出了人的思想观念转变问题。但是,李鸿章当时正忙于筹划即将爆发的中日之战,仅由幕僚为孙中山代办了一张农桑会游历泰西各国的护照,没有接见孙中山、陆皓东这两位满怀希望而来的年轻人。

由于上书无成,孙、陆就直奔北京,窥探清政府虚实。孙中山发现,清政府的政治龌龊,超过广州百倍。这样,孙中山就彻底绝望,决计从此抛弃体制内改革的一切念头,从事体制外的革命。他和陆皓东南下,深入武汉、海州等地,考察山川地理,为将来的军事行动做准备。他自述说:"吾党于是怃然长叹,知和平之法无可复施,然望治之心愈坚,要求之念愈切,积渐而知和平之手段不能不稍易以强迫。"

檀香山兴中会呱呱落地

1894年7月末,中日战争爆发。9月,日军占领平壤,中日海军在黄海大战,中国海陆军节节失利。大概就在此前后,孙中山认为时机可用,便先到上海,结识宋嘉树——他后来的岳父,宋积极支持孙中山的革命活动。

从上海,孙中山放洋出海,再赴檀香山,拟向旧日亲友筹资,回国革命。到达后,孙眉首先表示赞成,愿划拨部分财产资助,并写信给亲友介绍。但是,当地风气闭塞,孙中山奔走逾月,仅得同志数十人。

11月21日,日军攻占旅顺,大肆杀掠。次日,美国驻华公使田贝向清政府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提出赔偿日本兵费、先行停战等办法,清政府表示接受。11月23日,清政府以"调度乖方"为由将李鸿章革职留任,摘去顶戴。清军的惨败加深了孙中山的危机感。11月24日,孙中山等人在卑涉银行华人经理何宽寓所集会,成立兴中会,何宽、李昌等侨胞二十余人出席。

孙中山再到檀香山前一年,美国海军陆战队登陆夏威夷,支援当地的美国人发动政变,迫使女王逊位,成立夏威夷共和国临时政府。孙中山再到檀香山时,正是夏威夷共和国正式成立不久。他将"创立合众政府"列入兴中会誓词,显然受到美国民主观念和夏威夷政权变化的影响。合众政府,指实行宪政的联邦共和制政府。

孙中山起草的《兴中会章程》表现出强烈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热情,呼吁海内外华人协力同心,"振兴中华"。自此,这一口号就成为团结和鼓舞亿万中国人民奋斗的最强音。

《规条》还确定了捐款、公举、收支、入会、少数服从多数(舍少从多)等原则,说明它已经完全脱离旧式帮会,成为具有现代民主色彩的政治团体。经过动员,兴中会会员陆续发展至126人左右,其中,经营小商店或小农场者约七十余人,工人约35人。原籍全部是广东。

人数虽少,但是,孙中山却在积极为发动武装起义做准备。他组织部分华侨成立华侨兵操队,进行军事训练,聘请一位丹麦人做教练,每周操练两次。会员报名者二十余人。同时,孙中山又开展募捐,筹集经费。112名会员交来会底银228元,另以举办公家事业的名义收得股份银1100元。当年年底,清兵在和日军的战斗中接连失败,上海的同志宋嘉树要求孙中山迅速归国。孙中山遂决定改变原来赴美洲发展组织的计划,归国举事。为了帮助弟弟,孙眉贱卖掉牧场的部分牛,邓荫南则卖掉了自己的农场和商店,以示一去不再返回的决心。

孙中山认为,要解决民生问题,首先需发展经济,发展经济则必须从交通入手。他说:“交通为实业之母,铁路为交通之母。国家之贫富,可以铁道之多寡定之;地方之远近,可以铁道之远近计之。”不过,孙中山常年在海外生活,深受西方先进观念的影响,思想上具有超前性。他看到了西方资本主义过度发展,贫富差距不断增大。由此,他倾慕西欧的社会主义学说,希望在中国采取国家主导的社会主义政策以防止将来资本主义弊端的出现。所以,这个铁路必须由国家来修筑。正如他卸任后在中国社会党的演说中说:“社会主义为平均社会一切组织消除社会一切障碍之具……吾人今日所亟宜鼓吹者为国家社会主义提倡集产制度,如土地国有、铁道国有等事。”由此,他决定以个人名义代表国家,为中国造铁路。

“如果说孙家有什么家风,我想无非是三点:亲情、廉洁、大公无私。”孙必胜介绍,作为孙中山的长兄,孙眉对孙中山的管束曾经非常严厉。但是在后来孙中山开展的革命事业上,却在精神上、物质上都给了他非常有力的支持。孙必胜曾经在夏威夷的档案馆中查询过资料,孙眉当年有超过100宗的土地买卖,这些钱大部分寄回国内支持孙中山革命,直到他最终破产。

于是,孙中山在檀香山加入了洪门,因为有人介绍,一去就被封为洪棍。洪棍是元帅的别称。当时洪门的等级分为洪棍、纸扇、草鞋三级。洪棍就是大哥大,纸扇是师爷,草鞋就是跑腿的。

这个事情讲完,答案也出来了,论在洪门的江湖地位,当然没有人能够超过孙中山先生。

当孙中山饮毕咖啡返回旅馆时,发现自己贮藏文件的行箧被人割开,所有党人名单和入盟书及法国殖民大臣致安南总督的信函文件全都不见了,于是惊骇不已。他断定窃箧之事是王发科、王相楚、汤芗茗、向国华四人所为,并怀疑欧洲留学生都已叛盟。于是,他立即发电报将此事告知布鲁塞尔的贺之才等人,并予谴责,说读书人果然不能革命。贺之才等人接电报后,急派胡秉柯赶赴巴黎,向孙中山说明决无叛盟之事。

长沙市政协副主席石长松称,通过此次活动重温孙中山的铁路梦,不仅缅怀了孙中山的历史功绩,见证中国高铁时代的发展成就,还搭建了中山与长沙等城市间文化旅游交流合作的平台。(完)

本文关键字: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fsouye.com 聊城资文网 版权所有